寻访古村落
保护古村落
村落情怀
中国古村落
您现在的位置:中国古村落 > 走进古村落 > 村落情怀
大地的故事丨李青松:第九户人家
中国古村落   2016-11-07 07:21:17 作者:SystemMaster 来源: 文字大小:[][][]

 来源 :2016-09-12 李青松 人民日报文艺

 

 第九户人家

小腰岭子屯原有十六户人家,后来就剩下了八户,东一户西一户,南一户,北一户,毫不规则地散落在山沟里。 
小腰岭子的土地真是厚道。玉米黄豆茄子豆角,种什么长什么,从不嫌累,也不嫌烦。可是,屯里脑子灵光的人烦了,世世代代土里刨食有什么出息?就有强人把家搬到城里去,再也不回来了。还有一些人家呢,过着过着,人就过没了,只留下破宅子,几垛残垣断壁在那儿戳着。蒿草齐人高,蛇蝎乱窜。 
然而,小腰岭子屯倒也不封闭,电视和互联网把它与世界连为一体。只是每当傍晚来临,农家院子里少了些欢乐的生活气息。直到有一天,随着一对夫妇在此安家,屯子里的一切悄悄发生了变化。
老邹,邹恒,五十多岁,面容清瘦,戴一副眼镜,说话干净利落,不拖泥带水。原来搞实业,顺风顺水,算是先富起来的那一部分。在城里,老邹的日子过得安安稳稳,基本没什么愁事。可是,突然有一天,老邹对城里的一切腻歪了,厌倦了。于是,跟媳妇贺凤娟商量,咱们换一种活法,去乡下安个家吧。贺凤娟的眼睛眨了眨,看看他,然后坚定地说了一个字:行。
老邹驱车带着贺凤娟在辽东山区整整转了七天,最后选定了小腰岭子屯。他们买下一所破房子,拾掇拾掇,便把家安在这里,成了小腰岭子第九户人家。有村民哧哧笑了,说,人家有能耐的都往外搬,进城里住楼房,这对夫妇却相中了这破地方,生生往里搬,过乡下人日子,莫不是在城里犯了王法,逃来的吧?夫妇俩假装没听见,不言语。就这样,乡下的日子在小腰岭子人狐疑的目光中开始了,与他们相伴的除了那八户人家,还有三头牛,三十只鸡,十五只鸭,两条狗;还有不休的鸟语、嘶嘶的虫鸣以及满天星星。 
老邹在内蒙古插过队,当过知青,知道农村是怎么回事。插队时,老邹曾经是骟匠呢,所谓骟匠就是阉匠。就拿公牛来说吧,一般性情粗暴,饲养管理比较困难,不易上膘。骟后的牛就温顺了许多,脾气也没了,干活儿更吃苦耐劳了。骟牛一般是在春天的早晨进行,老邹带媳妇来到小腰岭子村的时候正好是春天,老邹让村长老韩通知各家,想要骟牛的,尽可牵来。那日天刚蒙蒙亮,老邹就开始忙活了。老邹抖出多年不用的骟刀,几个村民打下手,三两分钟手起刀落,一头牛就被他骟妥了。连媳妇贺凤娟都在一旁看呆了——天哪,老邹还会这门手艺? 
老邹进屯时,开的是一辆高级轿车。三天后,他把那辆高级轿车换成了一辆皮卡。皮卡可比老牛能干多了。何况,不用骟,不用喂草,不用饮水,不用挠痒痒,不用担心得口蹄疫。只要把油加满,皮卡突突干活不吝力气。老邹两口子的一举一动,都被村长和村民们看在眼里,他们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表情——老邹两口子不是来旅游图个新鲜,他们可能要在小腰岭子扎根了。
老邹那辆皮卡,虽然车厢载物时被砸得龇牙咧嘴,后灯的外罩也被弄得失魂落魄,但跑起路来还是那么欢实,天天泥里水里颠簸折腾,也折腾不出大毛病。老邹不是上级派来的干部,但屯里大大小小的事情,村长老韩都会来请老邹出主意,村长相信老邹总有解决的办法。而很多问题呢,老邹都是靠那辆皮卡解决的。
那辆皮卡几乎成了屯子里的“公车”:盖房子拉木料拉砖石,要用这辆皮卡;修路拉河沙拉水泥,要用这辆皮卡;秋收时拉玉米棒子拉黄豆拉地瓜拉萝卜,要用这辆皮卡;谁家摩托车水泵电视机出了毛病要拉到镇上去修,要用这辆皮卡。 
屯子里的人,人人熟悉那辆皮卡,人人对那辆皮卡充满敬意。
自打老邹来到屯子,这里的人开始时不常地伸长脖子仰望天空。因为小腰岭子的上空,偶尔会有无人机飞来飞去。忽上,忽下。左一圈,右一圈;右一圈,左一圈。干啥呢?臭显摆?当然不是。老邹的媳妇贺凤娟是某大学教授,手上正在做课题,无人机是人家做课题的探测工具,地形测绘要用无人机拍照哩。当然啦,贺凤娟开心时,就是让它在空中遛几圈的情况也是有的。反正不是送快递,不是送求婚戒指,也不是播撒云彩。 
换个角度看世界,小腰岭子变得新奇了。无人机——这种四轴的飞行器,它可以携带摄像机或者录像机,想拍什么就拍什么。然而,除了能够让屯里人看看它拍的照片视频,无人机似乎与屯里人的生活也没有太大关系。不过,后来发生的两件事情,让屯里人改变了对无人机的看法。 
有一次,屯子里吴老二家的羊丢了,四处寻找不见踪影。老邹闻讯后,跟贺凤娟说,要不让无人机升空找找?贺凤娟说,当然可以。于是,无人机升空了,一圈一圈地找,玉米地高粱地里没有,柞树林里榛柴棵子里找遍了也没有,最后无人机翻过一座山岭,终于在一道河湾里找到那只羊。原来,河湾里的草实在太好,那只羊贪吃,竟索性不归了。吴老二气得够呛,找到那只羊后,狠狠抽了几鞭子。那只肚子吃得溜溜圆的羊委屈地叫了几声,挤出几粒粪蛋蛋,扭头拼命往家跑。  
还有一次,屯子里住得最偏远的一家老人病了,高烧不退。家人给贺凤娟打来电话,问有没有退烧药。贺凤娟翻箱倒柜找到了退烧药,可是怎么送去呢?步行去要走半小时路不说,而且必经的一座木桥刚刚被一场洪水冲断了。情急之下,贺凤娟又想到无人机。用胶带把药品绑在无人机肚子上,外层还加固了防撞泡沫。手指在遥控器上轻轻一点,无人机升空了,几分钟后,那边就收到了药品。老人吃下退烧药后,病情很快得到控制。
小小无人机发挥了大作用。一提到无人机,小腰岭子人会齐声说出一个字:赞! 
老邹两口子在家种了些西瓜。贺凤娟吃瓜,顺手就把西瓜和瓜地的照片发在微信上,马上就有人来问这问那,也有人开始问价,价刚一报出,就有买卖上门。贺凤娟喜不自禁,说话间,一百斤西瓜就卖出了。这倒给贺凤娟带来了启示,何不开个微店,把当地的土特产品往外卖呢? 
说干就干。微店正式开张了。 
小腰岭子屯的黑玉米、黑花生、黑稻米、黑木耳、蚕蛹、土鸡蛋、柞蚕丝被、獾油很快就通过微店销出去了。屯子的人瞪大了眼睛。啊呀,手机还有这等功用?
贺凤娟的微店里最受青睐的是柞蚕丝被和獾油。小腰岭子周边的山岭上到处都是柞树,吃柞叶的蚕叫柞蚕。柞蚕是野蚕,与在家里喂养的桑蚕不同,是人工放养在柞树林里的。柞蚕吐出的丝就是柞蚕丝,柞蚕丝纤维有股蛮劲儿,回弹好,光泽深黄,做出的蚕丝被也是上好的。
獾,也叫獾八狗子,是柞树林里的杂食性动物。头扁,鼻尖,耳短,脖子粗,头部有白色纵毛一条,由鼻尖到头顶,两颊也各有一条。爪有力,善掘土,性凶猛,叫声似猪,形态甚顽劣。夜间常出没于小腰岭子屯里,老邹曾多次遇到,用手电筒一照,小眼珠子贼溜溜乱转。獾油治烫伤,对痔疮和胃溃疡也有一定疗效。屯里有养獾的人家。那些獾喜食橡子果、榛子果,个个胖墩墩,溜溜圆。好嘛,专为贺凤娟的微店提供獾油呢。 
在村民眼里,劳作不止的老邹,是越来越像农民了。在老邹眼里,掌握了多种技能的村民则是越来越像自己了。时令一到,村民会提醒老邹该种什么了,怎么种也会一板一眼地告诉他。尽管老邹心里已经清楚了,但还是会虚心听他们把话讲完,有时还刻意请教一番。
老邹和农民打交道,和他们一样蹲着说话。老邹家的门也从来不上锁,他置备了农村过日子几乎所有能用到的工具,一件一件挂在墙上。村民来他家里借,见他不在家,就打电话。他就告诉人家,那工具在什么地方,自己去取。
老邹家搞照明电路集成安装,冲水马桶改造,在太阳能水塔上接自来水管,暖气循环系统集中供热等等设施,都不怎么声张,搞好以后,再把好处有意无意地说给村民听,好奇的村民们就来老邹的家里东瞧西看,问这问那。等着吧,用不了多时,家家也就照着弄了。农民也都聪明着呢。
不过,冲突和矛盾有时也是难免的。比如,老邹家的羊偷食了人家玉米,狗把人家鸡咬死了,老邹从不耍赖,该赔的赔,每每还要多赔人家一些。钱上的事情,老邹从不计较。渐渐地,屯里人把老邹当成了自己人,大事小情总要请老邹到场。杀年猪,家家请老邹去吃肉喝酒,老邹也不客气,该吃吃,该喝喝。酒桌上拉拉家常,说说来年打算,倒也尽兴。 
在小腰岭子屯里,老邹的心不累。安宁,踏实。
小腰岭子的未来会怎样?谁也说不好。但是,有一点可以肯定,邹恒贺凤娟夫妇的思维方式和理念,一定会给这里带来潜移默化的影响,乡村一定会建设得更美好,而不是把城市搬到乡村,更不会在乡村复制城市。
 
载《人民日报》2016年9月12日配图摄影:李青松  
 
 

古村落网站 版权所有 严禁复制         
网站备案号 ICP 备05010747  网站技术支持 上海频道

沪公网安备 31011202002979号